2019-11-23 17:29

你的爱豆齐聚《时尚大师2》,竟然是为了这件事

导读:虽然时尚追求个性,电视传播又追求大众的愉悦。看似两不相干,在《时尚大师2》里却通过传统文化这个桥梁,让两者提取出了一个最大公约数。

在之前的一年多时间里,她走访了一千多个家庭,最终选择了一百个家庭的故事复刻进这本相册里。四人围坐,蒋琼耳和王俊凯分别念了其中一小段,其中有跨越代际的亲情,也有遗忘人间的偶遇。

巧的是,这些故事背后都有一种显性但又层次丰富的青色,这与《时尚大师》第二季第一回的主题不谋而合。而伴随照片展开的,还有过去百年间的时代记忆。蒋琼耳说:“青色是一种亲情的色彩,只能通过家庭来表达,有的青色沉重一些,有的青色偏浅粉。”

这个问题或许在潘通色卡上没有答案,但在中国传统文化的历史长河中,却能被写成卷帙浩繁的书海。《陋室铭》中“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的青是植物的脆绿,招摇动人;《将进酒》中“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的青是头发的黑色,感慨伤人;《望天门山》中“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的青是群山的墨绿,深沉诱人……相同的颜色在不同的语境下,也生长出多元的姿态。

第一回“青”,便给人一个下马威。原来《时尚大师》不是一台时装竞技秀,也不是一出夸张浮世绘,而是一档把传统切树倒根,把时尚抽丝剥茧的文化类节目。

第二回“白”,又把人们更深地拽入传统文化的意境中去。它不仅仅是一种颜色,而已经融入到中国人的文化肌理里,不管是“留白”还是“直白”,东方语言的感受至上也得以传递。

高级是第一观感,首先,这档以“时尚”为题的节目在第二季却选择了一个细致的切口——色彩,看似格局小,却有大文章;其次,不到一小时的节目采用了古籍般的叙事结构。以第一集为例,从序章的“由色彩而起的相聚”到第一章“青之色彩”,随后第二章“青之情感”、第三章“青之时尚”、第四章“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接踵而至。

这样的叙事手法在当下的电视生态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因为它并没有使用那些最吸睛的词语,也没有把那些顶级流量的嘉宾挂在嘴边,色彩成了绝对的主角。但又不得不说,在很多节目动辄贴上“文化”标签的今天,这样的表达似乎才“意形合一”,描摹着传统文化最真实的底色。

乍看,《时尚大师》绝非时刻高光,那些最动人的瞬间,反而是那些娓娓道来的生命故事。

由青至靛青,陈铭问大家,“你们是靛青族吗?”,意指那些“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年轻人。

王俊凯少年成名,而且是史上最年轻的“联合国环境署亲善大使”,但他却说:“对于我来讲,可能正是要继续去奋进的一个年纪,所以说父母给我的这种力量大于我想去跟他们比较。”他在节目中提到,父亲是开出租车的,而且还是开夜班的,为了维持家里的生活,父亲每天都要工作到很晚,凌晨两三点才能回家,非常辛苦。

大秀前一个月,上海。蒋琼耳来到父亲的工作室寻找灵感。一个拥抱,让许久未见的父女之间像朋友一样敞开心扉。她说,“我父亲对我影响最大的,是在对艺术执着的、热烈的情感,像烈火一样熊熊燃烧。”在最后的大秀上,一件蒋琼耳六岁女儿贡献智慧的围巾格外引人注目,上面画满了来自童年的想象。

原因在于,这样的情感方式本就是传统文化的题中之义。似颜色,人们爱深沉胜过艳丽;似表达,静水深流又强于直抒胸臆。在第二集中,作为“白”的推荐人,关晓彤说“留白,是中国智慧的哲学表达”。

在工业社会带来足够丰沛的产品后,传统社会的生活意趣完全被“生产”和“消费”的逻辑所取代。就连时尚也不能幸免,工业社会生产出了标准化的规模工业品,甚至有的工业品也打着传统文化和工匠精神的旗号,有的人在制造城市机器,有的人被困在文化符号之中。

在“快消费”的价值观念之下,没人尊重生活本身,时尚的涵义也早已被扭曲。有人说“当代人活在目录里,所有的高效、惊喜与失望都被限定在了可预测范围内,过着一种相亲式的生活,你乐意与否似乎无关紧要。”

蒋琼耳在节目开始前送了一套茶具给大家,陶瓷的外围被四毫米宽的竹丝围住,一种传统的冲突和静谧交织在一起。随着时间的沉淀,这套茶具的价值才慢慢凸显,“当它五岁、十岁,甚至五十岁的时候,比一岁的时候要美。”时间是器物的答案,而这答案也足够对抗这汹涌的消费主义浪潮。

行业喧嚣,曾几何时,电视荧屏也在迎合这种浪潮。许多节目充满着噱头,明星嘉宾按照剧本拼演技、演套路,后期包装造话题、争热搜,只为吸引眼球。

而一档真正有理由聚焦高光的时尚节目,却抛开了那些油腻的表达。而把舞台的二分之一改造成了一个客厅空间,把节目的五分之四变成了有关传统文化最诚恳的对谈。

在第二期节目中,设计师周仰杰带来了一双他为已故的戴安娜王妃设计的米白色鞋子,尽管22年过去,但它依然散发着自己的魅力。正如陈铭所说,“在历史的长河中,真正的时尚它不会褪色。”

《时尚大师》虽以时尚为题,但它却极力想要打破大多数人眼中那种时尚的“浮华感”,而是把镜头移向自然的交响,生命的吟唱,并在传统文化的表达中,追求独特的精神性内涵。

色彩表达的境界已然超然物外,从视觉转入内心,“淡妆浓抹总相宜”的镜头语言也透露着从容舒徐的无穷意味,建构起一档电视节目独特的美学价值和文化传播传承体系。《Vogue服饰与美容》编辑总监张宇说,“留白是一种态度,是敢于取舍的态度。”这也恰是电视艺术想要四两拨千斤的哲学内涵。

2015年,在美国纽约的大都会博物馆举行了一场“中国:镜花水月”的大型时装展览。青花、金饰、红砖……当倒影在镜像前的那些中国元素,从绝色宫墙跃然到科技文明的聚光灯下,一阵令人错愕的恍惚,让熟悉的不再熟悉,让经典的再生经典。

张宇在《时尚大师》中回忆起那场经典的大秀,也感慨万千:“青花瓷跟西方的时尚碰撞以后,既有时尚度,还能一直延续,变成新的经典。”

自16世纪与中国开始交往以来,西方一直对于东方的既神秘而又难以捉摸的器物和图像心往神迷,各类时尚达人由此萌发无限灵感,在各位时尚大师的设计之中,不乏由此产生的幻想、浪漫和怀旧的情怀。

但大多数时候,传统文化的对外传播也如“镜花水月”,很多中国元素具有时代感的重现,其实都是来自大洋彼岸异文化的想象。

何时中国的设计师能够主动创作出让世界惊叹的作品?何时中国的电视节目也能主动表达中国人对传统文化最感性与最直观的理解?《时尚大师》算开了一个头。

虽然时尚追求个性,电视传播又追求大众的愉悦。看似两不相干,在《时尚大师2》里却通过传统文化这个桥梁,让两者提取出了一个最大公约数。

时尚要想更好地践行文化自信,就需要高度创新,需要从传统文化中汲取养分。电视节目想要更好地践行文化自信,也需要把文化的传承与创新作为创新创优的核心切入点。在悠久的历史长河中,这种生命张力带给人们的心灵感应,也得到反复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