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26 17:23

应收款项高企,现金流萎缩,天箭科技IPO或是“

成都天箭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公司简称:天箭科技)是一家主要从事固态微波前端等产品研发、制造的中小板拟上市公司,其产品应用于雷达系统、卫星通信、测控等领域。11月14日,天箭科技首发申请上会。

经我们仔细研读招股书发现,公司存在不少问题,包括应收款项高企,现金流萎缩;历史沿革中的股权转让存疑,或存利益输送嫌疑;内控存瑕疵,高管变动频繁等。

从2015年到2018年,天箭科技营业收入分别为9436.01万元、1.51亿元、1.75亿元、2.7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889.60万元、5598.05万元、5549.80万元、9955.50万元。业务上看公司营业收入持续上涨,盈利能力也不断变强。

但是,报告期内天箭科技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5707.20万元、1.09亿元、1.47亿元、2.41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60.48%、72.08%、83.97%、87.01%。综合公司收到应收票据来看,2015年至2018年,天箭科技应收账款与应收商业承兑汇票余额合计分别为9902.20万元、1.41亿元、1.71亿元、2.76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为104.94%、93.28%、97.69%、100.03%,达到了公司当年收入一样的水平。

上述情况也对公司的现金流产生了极大的压力,2015年至2018年,天箭科技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142.98万元、731.80万元、4683.12万元、6059.64万元,与公司同期获得的净利润金额差距越来越大。2016年到2018年,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净增加额分别为1647.04万元、7561.54万元、-4788.48万元,2018年现金净额为大额负数。天箭科技的资金压力可见一斑。

2016年,公司的净利润为5598.05万元,较2015年的1889.6万元翻倍,但2016年的营收同比2015年增长60.42%。而2017年营业收入同比2016年增长15.9%,净利润较2016年还出现了微幅下滑仅有5549.8万元。2018年,在营收较2017年增长57.55%,净利润实现9955.5万元较2017年大幅增长了79.38%。

综合应收账款与净利润、营业收入的对比情况来看,天箭科技或许在以高额应收账款的形式在冲击业绩,提高报告期末的盈利水平,但是公司糟糕的现金流情况实在让人难以忽视。

天箭科技的前身为成都鼎天微电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成都鼎天微电”),成立于2005年,初始股东为伍文英、陈亚平、刘颖强、张孝诚、梅宏、鼎天软件有限公司、四川省国际经济科技发展促进会。在2005年到2017年之间,成都鼎天微电先后进行了3次增资、6次股权转让,并进行了更名,更名为天箭有限,公司整体变更设立股份公司,股东变为楼继勇、陈镭、梅宏。公司实控人也由伍文英变为楼继勇,公司前身成都鼎天微电最初的创始股东到了2017年仅剩梅宏一人。

追溯到2007年,公司包括伍文英、陈亚平、张孝诚、鼎天软件有限公司在内的部分创始人股东退出,招股书披露因成都鼎天微电研发阶段处于亏损状态,部分创始股东基于自身投资策略和商业判断而决定退出。但根据招股书显示,2005年和2006年公司技术已经实现突破,并已开始进入应用阶段,这是否存在前后矛盾?这就需要上会时,天箭科技好好解释了。

天箭科技在2017年之前的股权转让和增资都是以1元/注册资本作价,但2017年8月,梅宏将其130.00万元出资额(占注册资本的13.00%)转让给陈镭,转让价格却为20元/出资额。

而在2017年12月,天箭科技将注册资本由5000.00万元增至5360.00万元,分别由禾兴创达以551.20万元认缴新增注册资本137.80万元,嘉华合达以462.80万元认缴新增注册资本115.70万元,科源天创以426.00万元认缴新增注册资本106.50万元,超出部分均计入公司资本公积,增资价格为4元/出资额。天箭科技在同一年中的股权转让价格为增资价格的5倍,那公司的每一份出资额价格到底是20元还是4元?这其中是否存在利益输送呢?

存在疑问的股权转让不止这一起,在天箭科技2009年6月9日股东会上,公司同意楼继勇将其持有的35.00万元出资额转让予四川省国际经济科技发展促进会。在几年后的2012年1月5日股东会上,公司又同意四川省国际经济科技发展促进会将其持有的50.00万元出资额转让予楼继勇。这一进一出同样比较奇怪?招股书中也没有做出合理的解释。

公司在招股书中宣称不存在重大违法违规行为,但是2017年,公司却因未能及时缴纳税收,产生了197.37万元的滞纳金,滞纳金金额接近200万,算是金额较大的税务问题了,公司在财务管理上可能存在一些问题。

除此之外,天箭科技还通过关联方南充科德以受托支付方式取得贷款,存在涉嫌“骗贷”或者“转贷”的情况。同时,根据招股书披露,天箭科技向关联方南充科德拆出3300万元资金,最终由公司主要股东梅宏用于非经营性用途,并且未及时通过内部流程审核,这或涉嫌违规的关联方资金占用。目前,该关联方南充科德已经注销解散,这也比较奇怪。

陈涛原为天箭有限公司监事,2017年8月辞去监事职务,但继任者刘成梅仅在任两个月,便在同年的10月辞去监事职务。股份公司成立后,第一届监事会主席李志刚辞去职务;2018年1月陈涛辞去副总经理,并在2月担任监事会主席。2017年8月末,陈涛辞去监事职务,公司股东会选举了刘成梅为监事,但任职不到两个月,便在同年10月19日辞去监事职务。天箭科技给出的解释是刘成梅为公司财务人员,为保证其财务人员职务与监事职能不发生冲突,故辞去监事职务,但是任命时刘成梅一直就是公司财务人员,这一任命是如何做出的?天箭科技对于董监高等高管人员的任命难道只是一个橡皮图章?频繁切换职务,任命高管,与一家预备IPO企业的身份是否相符呢?

综上所述,虽然近期IPO过会成功率屡创新高,但是天箭科技内控存瑕疵,历史股权交易不明晰,现金流紧张,都可能成为公司上市的“绊脚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