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17 14:17

读书方法系列|鲁迅先生谈读书

鲁迅,原名周树人,20世纪中国重要作家,新文化运动的领导人。其作品包括杂文、短篇小说、评论、散文、翻译作品,代表作《呐喊》《彷徨》《狂人日记》《朝花夕拾》等对五四运动以后的中国文学产生了深刻的影响。毛泽东评价他是伟大的无产阶级的文学家、思想家、革命家。

鲁迅一生酷爱读书,手不释卷。他在很多文章、书信中谈过自己的读书经验,还专门写了《读书杂谈》《读几本书》《随便翻翻》等文章介绍自己的读书方法。

鲁迅关于读书的看法,最为典型并引起争议的是在《青年必读书》里谈到的“我以为要少——或者竟不——看中国书,多看外国书”的说法。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论断呢?

原因有二:其一,鲁迅认为看中国书时,总觉得就沉静下去,与实人生离开;读外国书——但除了印度时,往往就与人生接触,想做点事。其二,是因为“外国的平易地讲述学术文艺的书,往往夹杂些闲话或笑谈,使文章增添活气,读者感到格外的兴趣,不易于疲倦”。

鲁迅在《我要骗人》中说:“中国的人民是多疑的……然而怀疑并不是缺点。总是疑,而并不下断语,这才是缺点。”他提倡读书要有怀疑的精神,但怀疑既要胆大也要心细,既要思前也要想后,需要进一步加强研究和反省,才能使怀疑不至于走到邪路上去。

比较是确定对象之间差异点和共同点的方法;鉴别是分析好坏、分清是非和划定标准的方法。鲁迅说:“只要一比较,许多事便明白,看书和画,亦复同然”。

但比较要找准对象,解决好可比性问题;还要选定合理的比较标准,标准合理比较才能合理。

鲁迅认为,看一本书,要自己思索,自己做主。思索之后更重要的是观察,正视问题,要与实际接触,使读的书活起来。

那如何思考和观察呢?他认为,思索要靠坐得住,静下心;观察要靠走动,“上下而求索”,与“社会斗争接触”,“深知民众的心”,才能解决实际问题。

结合就是联系,借鉴就是对照。学习与超越、移植与独创和吸收与发展既是“结合”的方法,也是“借鉴”的方法,博采众家,取其所长。

鲁迅在《致董永舒》信中说:“但不可专看一个人的作品,以防被他束缚住,必须博采众家,取其所长,这才后来能够独立。”

只有思路精密了,才不至于糊涂。鲁迅在《关于翻译的通信》中说:“这语法的不精密,就在证明思路的不精密,换一句话,就是脑筋有些糊涂。”

思路精确细密地读书才能读出精髓,有所得,有所见识。其方法就是要善于“总结”。鲁迅自己非常善于总结,他在读世界文学时总结说,“研究世界文学的人告诉我们:法人善于机锋,俄人善于讽刺,英美人善于幽默。”

鲁迅善于为读书创造条件,他虽然并不空闲,但却从不把时间浪费在闲谈上。在《病后杂谈》和《说胡须》谈到“养病”看书、“喝茶看书”的经验;他经常购书,究竟准备了多少书,虽然无法统计,但可以从日记的每年都有“附书帐”(购买书籍)看出个大概。

而他购书,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时间读书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有用和准备用。从鲁迅在引用文献资料和参考资料的得心应手,运用自如上可以看出,鲁迅读书最终实现了有用和准备用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