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03 15:45

光大控股新经济艾渝:科技+潮流新机遇

“我和will.i.am对这个项目思考了很久,之前也已经做过一些尝试,这次是正式把它定下来,基本制订好了未来3年的计划。”BUTTONS品牌联合创始人是艾渝在投资人、特斯联CEO之外的又一个身份。尽管发布会已经结束,艾渝在谈到BUTTONS时,依然难掩眼中的兴奋。 耳机是BUTTONS率先推出的产品。究其原因,一方面,黑眼豆豆组合成员will.i.am是BUTTONS的联合创始人,耳机成为本身就与音乐有着天然连接属性的产品,有了从潮流文化上进行引爆的切入点。另一方面,will.i.am曾经参与创立的Beats品牌,被苹果公司以30亿美元收购后,在全球范围都缺少一个在电子可穿戴设备品类中特立独行的潮流+科技品牌。 12月8日在杭州举办的新品发布会是BUTTONS的2020年规划中布局中国市场的关键环节,也是BUTTONS全球发布计划的重要一站。接下来,BUTTONS还将在英国和日本进行发布。在艾渝的介绍中,BUTTONS的目标是成为一个关于消费电子的时尚生活方式品牌,将文化、时尚和潮流融入到科技产品中。 艾渝认为,球鞋文化的兴起说明,中国消费者已经开始从单纯的追求功能性满足,进入到追求文化潮流的阶段。耳机、眼镜、手表等很多消费电子的品类都有机会被赋予文化潮流层面的内涵,成为年轻人宣扬个性的载体。“大家开始通过一些经常使用的产品,去寻求对自身个性的宣扬,这一点在年轻一代中表现得尤为明显。” 蕾哈娜(Rihanna)创办的美妆品牌Fenty Beauty是艾渝看到的一个将潮流文化注入到产品中的成功案例。2016年,蕾哈娜与LVMH签订合作协议,通过和LVMH旗下美妆品牌孵化器Kendo合作,打造出潮牌Fenty Beauty,在2年后就已经实现了近6亿美金的销售额。 Fenty Beauty成功背后的归因既包含了蕾哈娜个人所具备的潮流文化上的强大影响力,更有产品本身使用体验的升级,比如针对不同肤色的人群,Fenty Beauty推出了不同类型的产品来满足他们的需求。 国内的消费大赛道中,不同传统品类里也都纷纷诞生了新的品牌。这种趋势也是艾渝更深度介入BUTTONS这个项目的宏观背景。最终新品牌的成败还是会取决于自身的产品力,即是否能够为目标用户提供满足其使用需求的产品。在此基础上,潮流和文化元素才能够帮助其快速获得用户的认可,建立品牌影响力。 BUTTONS也是建立在两位创始人对此的底层共识上。will.i.am认为,艾渝和他的团队在产业认知、资源协同、国际化等方面具备跨界综合能力与素养,这是达成合作的底层逻辑。艾渝则看到了中国市场孕育而出的时尚消费赛道的潜在机遇,进而期望利用两位创始人的优势建立一个全新的国际化潮流+科技品牌。 在这个过程中,will.i.am将释放其在创意领域的独特优势以及明星流量。而另一端,同为BUTTONS品牌联合创始人的艾渝,将更多在战略及资源调配上给予will.i.am支持,而且将不限于技术、供应链、渠道等,甚至是基于物联网、云服务的产品场景接入。 BUTTONS的产品都将是未来AIoT生态中的一个个节点,接入特斯联的场景及平台后,将为BUTTONS提供支撑和帮助,为其提供连接各个节点,融入到AIoT生态中。这样,BUTTONS本身会保持比较轻的运营,只需要专注于2C产品的研发,把握好产品的创业和质量。 某种程度上,BUTTONS与特斯联成为了光大控股新经济布局5G时代下AIOT生态的两个核心抓手,BUTTONS负责抓住C端的场景,而特斯联负责抓住B端场景。二者切入的场景,又将成为光大控股新经济所有布局的入海口,逆流而上进行拆解,将为艾渝和他的团队提供更为明确的投资逻辑。 “真正5G的建设还需要两年到三年才能完成,之后才会真正引爆AIoT。在这之前,很多前沿的技术和产品就得做了。我今天就开始布局,有一天5G成熟了,爆发了,我还是能够给我的消费者提供最新的技术、最好的产品。”艾渝认为,在这样的时间节点下,提前建立起来的品牌价值会带来更高的溢价。 艾渝:首先要有我们的产品亮相,然后要得到市场的认可。其实我们在正式发布BUTTONS耳机之前,已经在京东、天猫等渠道上放出了一些产品进行市场测试。你现在可以看到很多明星都在用我们的这个产品,自发地给我们拍照宣传。这说明大家是真的很喜欢这个东西,只有他觉得好,才会去用,去推荐。这是第一。 第二就是我们在明年可能会推出更丰富的产品矩阵,将耳机产品划分成高端、中端和运动款,以此来捕捉不同层次的顾客。同时,我们也会选择与一些顶级品牌、潮牌做联名款。我们提供我们的技术能力和供应链能力,大的品牌给我们增加一些潮流文化内涵,然后大家联合把这个东西做出来。 我们花了整整一年多的时间来进行产品的打磨。我们的产品有行业最大直径发音结构单元,它的音质、降噪性能也都争取做到市场上最好的。如果你体验一下我们的耳机,你会发现我们的产品真的在产品力上是跟别人不一样的。然后我们会与潮流文化中的领袖一同加速市场的扩张。 LA本身是潮流发源地,很多全球的顶级品牌都是从那里引爆,然后被引入到国内,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还是把BUTTONS的品牌发源地放在了美国。在国内国外都有一些明星会推出一个产品来快速收割自己的粉丝。我们更愿意为每个与我们合作的明星背后的人群,提供符合他们群体或圈层潮流的产品。 可能BUTTONS的客户就是中国的中产阶级,这四亿人有消费能力,对生活品质有要求、对质量有要求、对品牌有要求,不愿意买假货。这个基数就已经够大了。你想,这四亿人里最终如果有一千万人选择买你的耳机,均价按照一千来算,销售额就是一百个亿。 艾渝:我们在这个项目上面做得可能与别的投资还是不太一样,别的投资我们可能更多的是一个财务投资人的角色,在这个项目上,我们实际不只是一个投资人,而是与他们一起创造。因为我们在对很多事情的看法、对产品的理解、对人群的把握上,都有很多相近之处。对我们团队而言,这是自己孵化出来的一个项目,也很有感情。 艾渝:与特斯联还不完全一样。特斯联可能更多是我们完全孵化以后全职在做的。但这个可能在产品发行方面还是会以will他们为主,我们会提供更多资源和整体的一些协调。本身BUTTONS未来也跟特斯联会有合作,在一些硬件技术、AI方面,两边团队也都已经在合作了。 火萤棋牌 新商业情报NBT李威:特斯联其实代表了光大控股新经济在AIoT领域的核心布局,那您觉得BUTTONS在AIoT生态下会扮演什么角色? 艾渝:以前,特斯联主要是以2B和2G为主,2C这块我们其实一直没有去触碰,因为中国做智能硬件的公司很多,但大多数也都没成功。如果只拼性价比的话,可能也就一个小米能够成功。但是,现在小米把手机业务拿掉,智能硬件业务其实也还支撑不起它现在的体量。 我们觉得如果想在消费电子领域在追求功能性的同时,还存在另外一条不同的路,就是将技术和潮流文化结合起来,瞄准细分领域做到最好,然后加入文化的元素。未来我们的可穿戴设备将不只有耳机,还会有一些别的产品。 新商业情报NBT李威:BUTTONS最后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品牌?会在耳机之外扩展别的品类吗? 艾渝:它会变成一个消费电子的时尚生活方式品牌。在几年以后,也许提到最大的消费电子品牌你会想到苹果,而我希望如果提到最时尚、最受年轻一代青睐的消费电子品牌,应该有可能就会是BUTTONS。我觉得它一定是这么一个定位。这个市场现在太大了,比当年做Beats耳机还大。我们在看好几个其他的品类,比如像手表、智能背包或者眼镜等,接下来会推出。 Beats原来是代表了文化和潮流的消费电子品牌,但是30亿卖给苹果之后,它就往技术这边倾斜了,这没有什么对和错,但我觉得这个领域中少了一些精神上的东西。一个Beats值30亿美金。可能我们在耳机这个品类上要超过Beats,同时,我们在每个品类上都要做到跟这个一样大,这还是挺大的一件事。我们觉得蛮有意思的。 新商业情报NBT李威:你所强调的技术与潮流的结合,很像手机厂商今年经常会提到的科技潮牌,您怎么理解科技潮牌这个概念?技术与潮流的恰当结合方式是什么? 艾渝:我个人觉得科技潮牌这件事,在手机和电脑这两个品类上比较难实现。因为这个两个东西的功能性需求太黄庭棋牌强了。你的手机设计地特别漂亮,但它就是特别卡,也连不上5G,什么也用不了,别人的手机很丑,但是速度快,你就会觉得别人的更好。 而且,大家玩手机本质是通过手机搭载的网络聊微信、玩游戏,它的价值更多在于网络连接,而不是手机本身。所以我觉得在手机上能做的有限,最好的结合路径可能就是像华为的保时捷版本一样,走“技术+品牌”这样的模型。 我们则是在第一天做BUTTONS的时候,就是一个融合了潮流文化的品牌,我这个品牌又可以与其他品牌进行合作,而不是我先做了一款耳机,然后再去加上一个Gucci的品牌。回到本质就是,你到底要靠做一个特别结实的包把它卖出一个好价格,还是做一个特别好的品牌,像LV一样,把它买一个好价格。 为一个品牌付出溢价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得到一个自己个性的展示。以前有个阶段,我们穿名牌的时候都不希望上面有品牌LOGO的露出,这两年反而是LOGO越大越好,现在的年轻人就想告诉你,这是我的个性,我就是要宣扬自己,要潮。 新商业情报NBT李威:就是让别人能够通过我选择的东西,马上了解到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艾渝:这个特别重要。品牌的溢价其实是在这里,我认为中国现在需要这个东西。这么多的年轻人不仅需要功能性方面的满足,也需要有自己的个性,需要品牌。为什么球鞋能够火起来?就是因为有这种需求。但是,耳机这么大的一个刚需市场,却并没有产品能满足这种需求。 我们在这个事情上思考了两三年,我们觉得一定要在耳机这样的品类中去做一个品牌,让大家带上就觉得我好有个性。为什么?因为你花差不多的钱多买一件衣服、一双鞋,为什么不能为自己增加一个新的可以让自己看起来很潮的品类,像耳机、眼镜、手表?这一块正好和中国现在的趋势相契合,这个时间点切入进来是非常好的。 而且,我觉得这样的品牌不会怕别人抄袭,因为抄袭只是山寨与模仿,我的品牌、文化积淀和传递的精神层面的东西是没有办法山寨的。而且我特别希望BUTTONS在中棋牌下载国能够成功。如果这个品牌在中国成功了,在海外也成功了,它就会是一个由中国年轻人与美国年轻人一同参与打造的具有文化融合属性的国际品牌。 新商业情报NBT李威:美元基金二期要专注在科技赋能赛道,BUTTONS是囊括在这种变化之内的吗? 艾渝:我觉得未来像如何把消费电子、技术与时尚相结合也是一个方向。对BUTTONS的投资是一个很好、很完美的融合。科技赋能不一定只是冷冰冰的科技,不一定就是一个工程师天天埋头写算法。科技也可以是以人为本的,有温度的,让你能看得见摸得着的。 当技术不成熟的时候,大家都要投资做技术的公司。技术一旦成熟,你一定投资的是解决方案公司和能够应用技术的公司。就像语音交互、AR/VR等技术,未来一定是成熟的,关键是如何做一款好的产品出来。Apple Watch和买一个国产智能手环都能监测心率、睡眠,为什么还会有人买前者?因为你买的是它的设计、体验和品牌。 艾渝:纯粹的文娱现在确实是有收缩,因为这两年整个政策环境的原因。那么我们已经投了的文娱项目,也在积极整合,帮助他们去进行一些转型。消费这一块,我们可能未来会更关注消费和技术的结合品类,或者以新的技术为驱动的营销模式变革,可能背后都会有一个技术的基因在里面。 艾渝:是,我们认为未来是殊途同归的,你要做一个最大的局,它到最后一定是整个生态都覆盖的。就像阿里、腾讯以前是从C端做的,它们做得太成功了,现在也全面转型,往B端在走。其实我们不管从投资到金融,还是到我们的产品,可能刚开始我们的基因在2B、2G很强,然后在那块做起来了以后,同时我们也会去扩生态的合作的东西。我们觉得包括特斯联本身,也是会让它变成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一件事情。 艾渝:对于特斯联来讲,最重要的是找到多种场景组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大脑来统一决策。这是我们最感兴趣,也是现在正在做的一件事情。一旦这个能够做成功,你再向下去卖每一个解决方案的时候,就完全不一样了。 在中国做这件事的门槛太高了,要调动技术、2B、2G各种资源,将智慧社区、智慧交通、智慧消防、无人驾驶等众多场景的数据进行整合。全世界范围内都想做这件事,但我觉得可能最先是在中国实现突破,因为中国场景最丰富、数据最丰富、数据成本低、法律政策也支持。 艾渝:最近我们其实还是比较聚焦特斯联上下游相关的。因为它在AIoT这块突破非常快,而且我们现在国际化走得也很快。我们发现大家对应用场景的需求渴望非常大,特别是在国外很多的地方。 我们感觉有一些技术就差那么一点,你说这个技术有没有?有,不完美,有些解决方案也不完美。所以我们最近会去跟我们的技术合作伙伴在全球范围内去寻找最好的技术、更完美的替代品,通过投资与合作将其引入到我们的解决方案里来。在芯片、算法上也会与一些公司进行联合开发。 我们今天还会更关注细分领域中的算法公司、AI公司,利用我们的场景跟他们进行联合研发。我们今天在大数据和AI这块,跟很多顶级公司进行联合研发,开发出来了很多的聚焦各种场景的平台。这一块变成了我们的一个最核心的竞争力,明年我们的收入应该很大部分来自于这一块。 新商业情报NBT李威:国际化其实也是美元第二期基金定位上比较重要的一点,然后为什么要在这个阶段有这样一个定位? 艾渝:我们就觉得一定要在全世界范围内去竞争。世界很大,我觉得我们要走出去,我们也有这个能力走出去。以前的中国公司可能是在国内稳扎稳打走了好多年,然后才进行国际化。但我们从第一天设计这个架构的时候,就是一个全球化的架构。 当提升到一个全球化层面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在中国能跟你竞争的对手越来越少。你叠加了2B、2G、技术的维度,叠加了金融、叠加了创新、叠加了国际化等等维度之后,就会发现一个维度别人也可以做,但全部都合在一起的时候,别人会很难和你竞争。 我们在国际化上有投资的合作伙伴、业务上的合作伙伴、政府的合作伙伴、文化领域的合作伙伴。我们在海外的布局就要开始出来了。我觉得你明年再看,可能你会经常看到我们有很多新的,类似于这样的很有趣的新的发布会。 新商业情报NBT李威:所以5G带来的窗口期就这么长时间,你必须投资、创业两条腿走路,才可能赶上腾讯、阿里的步伐? 艾渝:我们确实看到社会变化特别快,整个经济各方面都在快速变化。你有没有发现,到了今年各行各业只要做成功的,都有一个很大的共同点,就是要具有跨界的能力。很难说我原来是做工厂的,我未来就会一直做工厂。 我觉得未来不管是创业者也好,投资者也好,一定是跨界的,一定是新物种。企业家和投资人这个身份如果能混合、能够跨界是最好的,可能他爆发出来的力量会更大。我们做投资与创业者交流的是世界观、格局、使命和愿景,你再成为创业者,这些内容就会成为你的优势。反过来,在创业过程中遇到的很多问题,会帮助你对创业有更深刻的理解。 我们从零开始做私募股权投资,现在做到一千亿的管理规模,其中新经济领域资产管理规模近三百亿,怎么做成的?同样都是做投资人的时候,我们自己会去做最基础的工作,做商业运营,自己去做总经理,建立起一个高维打低维的壁垒,护城河做得足够深,才能跟别人不一样。只做投资,你很难建立这样的壁垒。 我们自己能做好特斯联,对这个行业上下游的了解一定比其它投资人多。同时,我再去和上下游的公司谈投资的时候,他们也愿意我来帮助他们,因为我们不只是一个投资人,是真真正正在和他合伙干活,你给出的价格他都会觉得便宜。 艾渝:我觉得是供求关系的变化在产生影响。20年前,全中国的基金就这么一两个,就坐在那里,所有的项目都来找你。现在市场上好的创业者,好的公司没有那么多,基金比他们都多。投资人现在是乙方,一边要去LP那募资,一边要抢好的项目。 这个时候如果你还是只具备冷兵器的能力,拿着步枪去打仗,已经不行了。现在要像一个立体化的集团军一样作战,要有航空母舰、要有卫星、要有导弹,要能发动立体战争。做投资的人要更懂产业,做产业的人都要成为融资高手。 放到大公司也是一样。为什么B现在落后于AT,就在于AT不断的丰富自己的维度,通过投资,通过各种途径将自己变成了一个巨无霸。这个时候你跟他打,确实是很难打赢。你说你只有一个东西做得好,你就最后会被挤压到一隅。所以,我觉得未来在中国要取得成功,一定是高维打低维的,一定是我说的跨界的新物种。 艾渝:应该暂时不会。可能跟我们生态相关的,我们会以各种方式把它融入其中。现在有很多的支持和资源能够给到特斯联,让它变成一个平台级的公司,很多技术公司都通过我来接入。原来是通过流量接入,现在是通过场景接入,能够掌握越多的场景,自然会有越来越多的技术公司都愿意接入我们的平台,那我就又能赋能他们。 新商业情报NBT李威:我看你的计划可能都是三年三年这样去制定,有没有去想三年以后的事? 艾渝:2020年又是一个新的开始。在我的要求下,今年年会临时将主题改成了“下一个十年”,我想给我的团队讲一讲下一个十年的事。如果你觉得未来十年以后,万物就是互联的,人工智能肯定在那里。机器替代人类、自动驾驶、AR/VR都会成熟,在今天你就要早点入场去做这个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