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07 22:05

世界 500 强的科技从业者,依旧逃不出买房难的宿

住房短缺问题十分严重,深深影响到了全美各处的科技中心。就在 Facebook 宣布继谷歌之后投资 10 亿美元 安家费 ,不少国内的互联网创业群众都表示 酸 了。 再高的工资都比不上逆天的房价,就算是年薪百万的硅谷码农也要在安家买房面前折腰。不仅是硅谷、就连北上广深杭的房价都仍高不可攀,市场行情再弱也没有对房价造成过多影响。而为了留下技术人才,互联网巨头只能自掏腰包、补贴员工。 旧金山湾区的住房短缺有一长串复杂的原因,其中许多与科技无关,例如州税收政策、限制性城市分区、社区反开发情绪、保障性住房资金的流失等等。 但专家们一致认为,一个主要因素是住房需求的飙升,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该地区迅速发展的科技经济推动的,科技公司为了创造成功的产品,雇用了大量员工,并不断扩张,这让问题变得更糟。 仅在旧金山湾区,谷歌就雇佣了 4.5 万名员工,而苹果仅在硅谷就雇佣了 2.5 万名员工! 交通堵塞、房价失控,甚至租金也失去了控制, 圣克拉拉官员 Larry Stone 说, 显然,科技公司在缓解交通和住房成本方面做得不够。 但并非所有人都认为,一味向科技公司索取帮助才是答案。湾区议会(Bay Area Council)的高管 Matt Regan 说: 在一个运转良好的世界里,住房建筑业应该为我们不断增长的经济提供足够的住房。这个系统已经崩溃了,这就是为什么这些公司不得不介入并做一些超出他们核心竞争力的事情。 分析报告显示,2018 财年,谷歌拥有 75 亿美元可征税财产,苹果在圣克拉拉应税财产不到 90 亿美元。在 2018 年报税结束后,谷歌继续扩张其房地产帝国,在圣克拉拉收购了 60 多处房产,总估价至少 21 亿美元。 谷歌在十年前就为住房计划进行了筹备,计划用 7.5 亿美元的土地建造 15000 套住房。今年 6 月谷歌 CEO 桑达尔 · 皮查伊决定动用 10 亿美元的现金和房地产资产来帮助解决旧金山湾区的住房危机。 于是谷歌在圣何塞的 Diridon 车站周围买下了大片土地,计划建造一个全新交通导向的多功能社区,包括 3000-5000 套住房和 650 万平方英尺的办公空间。当地激进人士担心,此举将推高房价,迫使长期居民迁出。 而在谷歌大兴土木的同时,苹果却在建造占地 175 英亩的太空船园区,那里没有住房,也没有通往主要交通线路的通道。(几万员工出门全靠车,哪个村子顶得住?从高速堵到村里的盛况也不是一次两次。) 对于自己造成的交通堵塞问题,苹果是怎么做的呢?这里引用乔布斯的话, 我们是库比蒂诺最大的纳税人,所以我们想继续留在这里纳税,如果我们不能,我们就得去山景城这样的地方。我认为我们应该纳税,而市政府应该做这些事情。 苹果继承了乔布斯的遗志,向政府和相关基金提供了约 7600 万美元,试图解决住房和交通危机。 这揭示了许多科技公司如今面临的问题:企业应在多大程度上帮助那些为硅谷成功而牺牲的人和社区? 当地居民正因为硅谷的飞速发展,艰难应对住房需求飙升、房价飙升和道路拥堵等问题。因此,这个问题的答案将在塑造硅谷未来的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 对于许多国人来说,房价一直是心中的大石,工资再高高不过房价猛涨,北上广深的房价更是让人望尘莫及。 一线城市的房价达到了五六万甚至更高,有专家表示,房价还在缓慢增长, 家中有房,心中不慌 的传统思想更是促使许多没有房子的年轻人贷款、借钱来购入一个属于自己的小窝。 但就目前来说,两极分化现象依然明显,包租婆、包租公奔波在收租路上,而只能靠租房为生的年轻 社畜 却奔波在赚取下月房租的路上,好像成了一个死循环。 据我爱我家研究院分析,今年前四月,北京三分之一的租客租金承受能力在每月 4000-6000 元之间,25%-30%的租客租金承受能力在每月 6000-8000 元之间。整体上,1-4 月月租金在 6000-8000 元、8000-10000 元的占比在持续扩大,租客的租金支出呈增长趋势。 据中国房地产业协会主办的中国房价行情网 4 月份数据显示,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房租每平米每月平均单价为 93.07 元、76.50 元、52.40 元和 81.82 元。而同比去年,北上广深房租分别上涨 5.5%、9.29%、7.16%和 13.31%。 58 同城发布的《2019 年 90 后青年职场生活状态调研报告》显示,一线城市租房比例达 48.4%,90 后职场青年的薪资集中在 5001-10000 元。 为了寻求收支平衡,许多人不得不选择牺牲通勤时间,来换取更低的房租,坐高铁上下班也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对于那些鼓起勇气,攒够首付,准备面对未来几十年的债务的 准房奴 来说,日子也并不好过。房贷基准利率上升从 4.8% 的利率一下上涨到了 5.6%,首套房子的利率更是涨的离谱,上涨率高达 28%,购房成本增加了不少,退堂鼓就这么敲了起来。 而房价上涨过快直接导致的一个结果就是,越来越多科技行业从业人员会在选择工作的时候将企业提供的住房福利、补贴考虑在内。因此近年来有许多科技企业都开始为员工提供优质的住房、租房福利、补贴,希望能通过这样的花式员工福利来稳定军心。 为了能让一线员工在杭州置业,阿里提供了 380 套房子出售给自己的员工,公司中的资深专家、高级经理及以下职级员工可以参与申请摇号,内部房源价格仅是市场价的 60%。最重要的是,房子的产权完全归购房员工所有。 按照杭州楼市在阿里巴巴西溪园区附近的行情看,均价在 7-8 万元每平左右,6 折就是 4-5 万每平,这么算下来,一套百平员工福利房将为阿里员工省下近 300 万的费用。 此前,阿里巴巴在员工住房方面的福利就已有 ihome 计划,该计划包括提供 30 亿无息贷款,帮服务两年以上满足相关条件大陆员工置业。同时还包括 5 亿教育基金帮员工解决子女学前和小学教育问题,以及 4000 万物价补贴,向基层员工发放一次性物价和子女教育补贴,缓解物价压力。 铁娘子 董明珠曾在直播中就表示要提升员工薪酬待遇,让每个员工享受两房一厅的待遇,她说: 两房一厅,如果员工以后的收入更高,有几千万的收入要买一个豪宅,也可以去。只要员工不走,在格力,这房子就属于员工。 她还多次提到: 在格力工作,你只需要帮我想怎么帮公司工作,而住房问题、小孩读书等问题应该由我来解决! 腾讯早在 2011 年就推出了 安居计划 ,在 3 年内投入 10 亿元为首次购房的员工提供免息借款,北上广深员工可申请最高 30 万元免息借款,其余城市则为 20 万。2015 年,腾讯还升级了首套房安居借款额度,员工最高可申请 50 万元的无息贷款。 2012 年,是实施安居计划的第一年,就已有 815 名腾讯员工拿到贷款,累计发放贷款 3 亿多元。 由于房价上涨对员工租房的压力在逐渐增大,腾讯在 2016 年又推出 易居计划 ,给毕业三年以内的员工租房补贴,其中一线城市每年补贴 15000 元。 此外,腾讯效仿谷歌,推出员工 死后福利 ,因意外过世的员工,其家属可以领半薪十年。如果该员工有孩子,每多一个孩子额度会有额外增加,每个孩子增加 12 个月薪。 京东的员工宿舍则是按照高级公寓的标准进行装修,分双人标间与单人间,内部有沙发,并且还有阳台。刘强东曾表示,只要在京东干满 3 年,就可以申请一间高级单身公寓入住。 华为给员工建了 30000 套福利房,华为给东莞的员工分福利房,只卖 8500 元 / 平米,低于市场价 70%,还带精装修。酸了酸了。 去年年初,华为在东莞为员工提供了 30000 套员工住房,主要坐落在东莞市松山湖科技产业园区附近。华为宣布,只要是满足条件的内部员工只需要花 8500 元每平的价格即可购买一套精装修的房子,拎包即住。 这个价格与当地市面房产价格相比算是便宜很多了,东莞市同期房产市场的购房均价大约在 2-3 万,华为给出的价格仅为市场价的 30%-40%。虽然不是免费分房,但华为给出的产权政策也相对宽松,规定前五年属于租赁,5 年期满后全价购买即可享受完整产权,且可以转让出售。 按照华为全球 18 万员工计算,如果这项福利落实到每个员工身上,华为需要付出超过千亿。目前这 3 万套住房仅为部分员工分享,华为内部对购房资格设置了入职年限、职级水平等额外要求。 此外,许多企业都为员工提供了通勤车服务,接送上下班员工,缓解交通压力,员工也无需在城市的各条地铁中辗转奔波。还有员工宿舍、员工食堂(网易食堂名声在外)、租房补助等一系列员工福利,都让辛苦工作的人们在工作之余能够喘上一口气。 对于就业创业人员,国家也出台了一系列措施,住建部将积极推动培育和发展住房租赁市场,增加租赁住房供应,指导各地通过新建配建租赁住房、盘活存量的闲置住房、允许将商业用房按规定改建为租赁住房等多种方式,增加租赁住房供应,来保障国家级经开区住房问题。 加州的房价高得有些离谱,让加州其他方面都 黯然失色 。全美最高的工资阶层有一些就在加州,但要是算上房价的话,加州贫困率就是全国最高的。越来越多的人只能长时间通勤;据说,很多警察就睡在车里;路边的帐篷变得稀松平常——因为无家可归的人越来越多了。 今年 6 月,桑达尔 · 皮查伊宣布在未来 10 年投资 10 亿美元,建造约 2 万套住房。一来就是 10 亿美元,这出手阔不阔绰? 听起来不错!但我给你圈下重点:我们已经预期谷歌将在其山景城的后院释放多达 9850 套房子,而谷歌将自己建造约 5700 套。当时,该计划还没有得到该镇的批准。 而且这是投资,不是慈善。谷歌说它把这块地租给了开发商,他们会出租和出售单元来赚钱,而且不会限制他们的行为。谷歌提议在山景城建造 20% 的经济适用房。 但事实上,谷歌本身不会自建 5000 套经济适用房。这 2.5 亿美元将帮助开发商获得土地和经济适用房的许可,激励开发商进行建设。这是一个 10 年的承诺,与此同时,谷歌还在不断增长。 极端一些的想法是,谷歌是不是开始试图利用住房作为讨价还价的筹码,来获得更多的湾区办公空间。如果他们过早退出重大基础设施项目,像谷歌这样的巨头公司又会承担多少损失呢? 上周二,Facebook 终于坐不住了。对外称其将为中等收入和低收入家庭建立 2 万座单元楼,以缓解加利福尼亚严重的住房困境。为此,该公司将以补助、贷款和土地的形式投资 10 亿美元。 要想在湾区扩大势力范围,不仅得考虑高薪雇员的住宿和交通问题,也不能忽略其他员工。谷歌和 Facebook 很早以前就在办公区域周边建立住宅,每个工作日早上,都有大概 1600 辆私营大巴在湾区四处穿行,把员工接来办公室。 对于这类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来说,它们并不是捐献,而是投资,是希望从中得到回报和收益的。此外,大部分的投资都是以土地形式而不是现金。 加州住房问题已经存在了几十年,大多数人认为,住房短缺是罪魁祸首。但大量建房,尤其是中等和低等收入群体能住得起的房子,实践证明,很不容易,甚至可能会引发更多交通问题,并严重影响他们的生活质量。 此外,建房成本飙升,即使是建造最简单的补贴用房正常来说都得花费 50 万美元。这就意味着,建 2 万户住房可能需要 100 亿美元。 面对这样庞大的数字,任何希望用钱来解决问题的尝试都可能会沦为笑柄。政府官员和经济学家直言道,要想获得实际的效果,可能还得再过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根据最新年度统计结果,在洛杉矶和部分湾区城市,无家可归人数急剧上升,在奥克兰,无家可归人数仅仅两年内就增加了近 50%。 科技公司该怎样缓解住房压力,它们能够或者应该为此投资多少,仍然是一个持久不断的议题。